荀伏。

神通侯府的女主人。

没更文的日子里。去补速写作业和摸鱼啦´・ᴗ・`。

【剑网三cos预告/朔雪丐萝】

行有青竹生吟啸,
战有飞龙踏海潮。
洞庭湖畔芦苇摇,
苇间煮酒坐听涛。


#剑三cos预告#

摄影:叁叁

后期:苗大九&我

朔雪丐萝:cn昭鹤

后勤: 惊蛰 江停 五琴




衣服有bug!!!!!!!穿错了实在不好意思😭😭😭!!!!!!!

【遇见逆水寒/方应看】你说你孤独,就像很久以前,火星照耀十三个州府。

#文笔渣。
△女主第一视角。
  

  “侯爷在很早之前就说过,他若要娶妻,一定要娶自己讨厌的女人。”
  “他不能爱上任何人,这样他就会有弱点。你现在....可能成了侯爷的弱点了。”

  弱点吗。
  听到彭尖说这话,心肉似是被人捏了一把的疼,仿佛心间三寸血,取的是我自己的。我不想成为他的弱点,我不想因为我而使他苦恼。我想要变得强大,可是他也说过兵不厌诈,谋权求势疯魔的人什么都干的出来,防不胜防。
  那“赫连春水”的话问得我意乱情迷,一下子辨不清真假。

  “你愿不愿意,成为神通侯府的女主人?”

  他方应看若不是方应看,不是那个流连花丛,人们口中的神枪血剑小侯爷方应看。我大概会尖叫着扑进他怀里撒着娇,成为那无数把他当做梦中人的汴京少女中最幸运的那个,成为那人人羡嫉的神通侯府的女主人。

  我不是胆小鬼,我连死都不怕,只是舍不得,我不愿再也见不到他。可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胆量去和他厮守,我相信一见钟情,相信一眼误终生,相信暮雪白头。
  可是我所相信的,是我所不能得到的。
  越强大,背负的就越多,失去的就越多。强者都是孤独的。难怪有话说,猛兽总是独行,牛羊才成群结队。
  
  
  我这次真真儿是怕了,他太能拨动我心弦。我临阵脱逃,逃回神侯府,收到了他的一封信。
  “——我在梅华阁问你的问题,你还没给我答案。别让我等得太久。”
  
  我被茫然无措冲昏了头,想起从前读过的,《人间失格》里的话:
  
  若能避开猛烈的欢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它像一个漩涡,我愈发害怕和他在一起以后有可能发生的一切不好,我对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抱以乐观的看法去对待,可是在这样的事里,我却被不安所占据。我现在,更加不敢去面对他,面对我的无能。最后只得提笔,指尖颤抖着写下寄给他的信。
  
  “不。”
  
  
  信送出还没半个时辰我就后悔了。怕他动气伤了心尖的伤口,怕他再也不理我,可最怕的是他.....无动于衷。
  
  傍晚我欲要出门看花灯,好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和心烦意乱的心情。

  刚踏出神侯府的门不出半步,便看到方应看皱着眉头在远处,他没有过来,似乎连看也没看见我。只是手里的折扇委屈了几分,被他死死攥着。他这么怒气冲冲的在神侯府旁,不用问也知道是因为什么。
  
  我欲要趁他思索事情之际溜走,却被身后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拦住去路。他的声音没有我想象着那么生气,相反是平日里最温柔的调子,像春风抚平湖面。可若是能连同我的心一起安抚,就好了。
  
  “想去哪?”
  
  我心里砰砰直跳,冷汗冒了一手心。转过身却不敢正视他,怯生生的回答。
  
  “我....想去看花灯....”
  
  他拉起我的手,指尖的凉意一下子被烘的暖暖的。
  
  “本候今日便屈尊降贵,陪你瞧瞧花灯。”
  “我…!”
  
  “不”字还未说出口,便被他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汴京多少女人——”
  我以牙还牙,不用脑子也能想到他之后将要出口的话,以相同的方式打断了他。
  “哎好了好了知道她们都想跟你看花灯了。”
  
  
  湖边映着小巷里各色的花灯,仿佛湖上是一个世界,湖下又是一个世界。我盘腿一下子坐到地上,瞅了一眼方应看,他倚在桥柱上,也看着我。

  我突然多少明晓了他。星河灯火包围着汴京城,可无人与他知心知己,爱而不得,好甚孤独。
  他的从前,是什么样?
  我脑内遐想着他的往往,最终只融为一句话。
  
  
  
  周遭皆明媚,我一人黯淡。
  
  
  
  “彭尖和我说了,那天在雪落原,对你说的话。”
  
  我一下子又慌了。
  
  “你不要罚彭尖…他为你好…”
  
  “我没罚他。”
  “我生气的原因是,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说过,这世上没有我方应看做不成的事。”
  
  “我方应看权利财宝什么没有?美中不足的,就是少了个你。”

  我不服气,撅了嘴巴气呼呼反驳他道。
  “美中不足,那岂不是没有我你也照样美滋滋…难不成本姑娘有趣的灵魂只是给你增添点乐趣!”
  他也不气,朗声笑笑。…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呀,一下子教我着了魔,怔怔的看了他许久。
  
  “那我这样说,如果某一天,我目前所拥有的东西全都没有了。可是你在,我就一定能重建青山。”

  “你不会成为我的软肋,你是我,对这个世界唯一的依靠。”

活着就意味必须要做点什么,请好好努力。

【恋与制作人/李泽言】可你不来,我等待的样子也是很好看的。


#ooc。
#渣文笔。
△女主第一视角。

12月25日,我喜欢李泽言的第三百六十五天,李泽言也喜提了他二十八年中第一个绯闻。
对象是谁?罗嘉。

微博一向是消息最为灵通的地方,有悦悦在,我便得到了第一手的消息。得知这一事情的时候我便再也没了兴致去过所谓的圣诞节。清晨斗志昂扬的告诉安娜今天是我喜欢他的整整一年一定一定要和他表白,傍晚时分却就这么给了我个当头一棒。

是啊,三百六十五天。一年而已。
他不喜欢我,我就等,我就努力变好。

不过是一年。大不了,我就等十年,二十年。

我不愿在感情里妥协,更不想将就。总之就是,非他不可。

我始终相信努力就会有收获,可感情这东西,靠的从来不是努力。或许喜欢,才是最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而我恰巧没有这一份好运气。上下翻动着手机通讯录,最后拨通了李先生的电话。

“嘟——嘟——”
“喂?”

手机话筒中的等待音恍然间变成了一个低沉的男声,思绪尚在神游的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将想说的话尽数咽下。

“啊....我打错了!抱歉抱歉!”
“.....白痴。”

匆匆忙忙挂了电话双手插在兜里,瑟缩着脖子跑到附近的一家星巴克,手机里浏览着仅关注着他的微博,罗嘉不合时宜的登上热搜,是暧昧不清的话。

“抓住你了。@——”

我不敢看被她圈注的名字,我不想再遭受一次晴天霹雳。罗嘉的微博评论炸开了锅,有祝久久的,有哭叹男神女神不再独属于自己的。
而他没有发声。
是懒得搭理还是默认的宠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看来都更像后者。

我不相信舆论是否确乎如此。

我更愿意自己用耳朵去静静听,用眼睛去细细看。我本以为这样生活便会多留给我半分情面。
旁人都说眼见为实,可那天罗嘉在走出他办公室的时候我却放弃自己的眼睛去相信他。

我被私心包裹,假装看不到她掉了色的明艳口红。可即使这样现实仍没放过我。
他褶皱的衬衫和不整的领带刺激着我的视觉神经。好一番缠绵云雨。
而她趾高气昂对我宣示主权的时候,我早明白,该死心了。
难过里偷偷掺了点开心,起码也是被她当做情敌来看待,而不是可有可无的空气。
即使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圣诞节的街上张灯结彩,吊挂的饰灯刺得人眼睛生疼。一时间竟觉得,这个世界从来不会偏向我一次,即使围着厚厚的围巾,坐在钻不进一丝冷风的星巴克里捧着刚刚磨好的咖啡,也觉得窗外的凛冽要剜去我的骨。

耳机里的音乐不合时宜的轮播到曾经最喜欢的一首歌,从前不觉这歌词有什么,只是好听就喜欢。如今再读,竟让人心肉绞痛。


'Cause I knew you were trouble when you walked in
因早当你走进来 我就料到你是个大麻烦
So shame on me now
如今我如此不堪
Flew me to places I'd never been
使我流浪到 我不曾身处的局面
'Til you put me down, oh
直至你将我推下。

娱乐花旦和华锐总裁。
嘲讽我一般,我竟然也会觉得,他们着实是一对儿神仙眷侣。

有时候,细节是不能看的太清的。
比如在向他汇报策划案时他不经意瞥向手机消息的目光。
比如他拨通电话时自己都没有发现嘴角噙着的笑意。

我想,电话那头,是罗嘉吧。
是那个被上天爱着的女孩儿,也是被他爱着的女孩儿。

再比如他西装领口若隐若现虚无缥缈的香水味——一定不是他会用的那一种清甜香气。

她太过优秀。出众的脸蛋儿和惊艳的演技使得她平步青云,她将所有事情都做得近乎完美,也许这就是相爱之人间默契的相似,大概是这样才独占他的青睐。
哪像我。
无奈的抿抿嘴巴回想自己。除了空有一腔热血,我什么都没有。

是难过到极点鼻尖发酸眼泪再也冲不出眼眶,是释怀是放手,竟想拥他大笑一番祝他要终成眷属。

是不甘心。
“再陪我最后喝一场,求你。”
一句话打了半个小时,打出来,再删除。重复在这个死循环里,终于倔强占领了上风。

他来时我早已闷了大半瓶,酒量过差的我只得揉了揉太阳穴强把自己支撑起来。

哑口无言。
想说的话在见了他一下子如鲠在喉,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可也不乐意将它们在吞在腹中烂在心里,进退两难。

“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在我这里,你可以不必那么坚强。”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哪里戳了我的泪点,是明知道他这么好一个人我却再也没办法喜欢他的委屈,一下子又抽噎了起来。
他没见过我哭得这么惨。眼泪一路到下巴颏儿掺着鼻涕被纸巾一并抹去,他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失恋了。”
我佯装依然在醉酒的状态中,想要疯里疯气的对他说完所有的话,即使知道他不会被我的小伎俩骗到,可也会很默契的不会戳破。

“我可是喜欢了他.....!嗝儿.....”
“整整一年啦——。”
“我可是....一直在为他变好啊......”

我知他听得出我话里有话,便也不想再同他讲什么委婉的小故事。

“李泽言,你特别像被困在五行山下的人,对待感情,傻乎乎的,一窍不通。”

可我知道你心里都明白,只是我入不了你的心罢了。

“你喝多....”
“等等,你让我先说完就好了。”
我打断他。

“我不要你说喜欢我,只要你一个眼神。”
“赴死我也总要把你救——。”
“出”字还未说出口,我像想到了什么,摆摆手话锋一转。

“不,不。”
“我才是山下的囚徒。”
“你是困住我的佛。”

他不说话,须臾的寂静有点尴尬。猛抬头,看到的却是他眼底盛满的笑意。估摸着他的表情便是答复,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
再也不会去希翼什么了。

“算了算了,我是挺可笑的。”

我拿起外套准备离开,却被他一下子拉住了手。疑问的话还没出口,被他抢先一步。
“你没失恋。”
“什....?”

他眼底笑意更甚,我捉摸不清呆愣在原地。

“图片是借位,罗嘉自以为我拿她没办法去蹭热度。娱乐新闻最爱将舆论炒的如日中天,他们没脑子,你也没有?”
“.....可是那微博...!”
“你见到我承认了?”
“你的意思是....”

他环住我,我被他的气息浸透。心跳停了一瞬,本能的想要推开他,却被拥的更紧。他开口道。

“你等我的样子很好看。”
“可我更想看看你开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