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伏。

神通侯府的女主人。

【遇见逆水寒/方应看】你说你孤独,就像很久以前,火星照耀十三个州府。

#文笔渣。
△女主第一视角。
  

  “侯爷在很早之前就说过,他若要娶妻,一定要娶自己讨厌的女人。”
  “他不能爱上任何人,这样他就会有弱点。你现在....可能成了侯爷的弱点了。”

  弱点吗。
  听到彭尖说这话,心肉似是被人捏了一把的疼,仿佛心间三寸血,取的是我自己的。我不想成为他的弱点,我不想因为我而使他苦恼。我想要变得强大,可是他也说过兵不厌诈,谋权求势疯魔的人什么都干的出来,防不胜防。
  那“赫连春水”的话问得我意乱情迷,一下子辨不清真假。

  “你愿不愿意,成为神通侯府的女主人?”

  他方应看若不是方应看,不是那个流连花丛,人们口中的神枪血剑小侯爷方应看。我大概会尖叫着扑进他怀里撒着娇,成为那无数把他当做梦中人的汴京少女中最幸运的那个,成为那人人羡嫉的神通侯府的女主人。

  我不是胆小鬼,我连死都不怕,只是舍不得,我不愿再也见不到他。可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胆量去和他厮守,我相信一见钟情,相信一眼误终生,相信暮雪白头。
  可是我所相信的,是我所不能得到的。
  越强大,背负的就越多,失去的就越多。强者都是孤独的。难怪有话说,猛兽总是独行,牛羊才成群结队。
  
  
  我这次真真儿是怕了,他太能拨动我心弦。我临阵脱逃,逃回神侯府,收到了他的一封信。
  “——我在梅华阁问你的问题,你还没给我答案。别让我等得太久。”
  
  我被茫然无措冲昏了头,想起从前读过的,《人间失格》里的话:
  
  若能避开猛烈的欢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它像一个漩涡,我愈发害怕和他在一起以后有可能发生的一切不好,我对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抱以乐观的看法去对待,可是在这样的事里,我却被不安所占据。我现在,更加不敢去面对他,面对我的无能。最后只得提笔,指尖颤抖着写下寄给他的信。
  
  “不。”
  
  
  信送出还没半个时辰我就后悔了。怕他动气伤了心尖的伤口,怕他再也不理我,可最怕的是他.....无动于衷。
  
  傍晚我欲要出门看花灯,好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和心烦意乱的心情。

  刚踏出神侯府的门不出半步,便看到方应看皱着眉头在远处,他没有过来,似乎连看也没看见我。只是手里的折扇委屈了几分,被他死死攥着。他这么怒气冲冲的在神侯府旁,不用问也知道是因为什么。
  
  我欲要趁他思索事情之际溜走,却被身后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拦住去路。他的声音没有我想象着那么生气,相反是平日里最温柔的调子,像春风抚平湖面。可若是能连同我的心一起安抚,就好了。
  
  “想去哪?”
  
  我心里砰砰直跳,冷汗冒了一手心。转过身却不敢正视他,怯生生的回答。
  
  “我....想去看花灯....”
  
  他拉起我的手,指尖的凉意一下子被烘的暖暖的。
  
  “本候今日便屈尊降贵,陪你瞧瞧花灯。”
  “我…!”
  
  “不”字还未说出口,便被他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汴京多少女人——”
  我以牙还牙,不用脑子也能想到他之后将要出口的话,以相同的方式打断了他。
  “哎好了好了知道她们都想跟你看花灯了。”
  
  
  湖边映着小巷里各色的花灯,仿佛湖上是一个世界,湖下又是一个世界。我盘腿一下子坐到地上,瞅了一眼方应看,他倚在桥柱上,也看着我。

  我突然多少明晓了他。星河灯火包围着汴京城,可无人与他知心知己,爱而不得,好甚孤独。
  他的从前,是什么样?
  我脑内遐想着他的往往,最终只融为一句话。
  
  
  
  周遭皆明媚,我一人黯淡。
  
  
  
  “彭尖和我说了,那天在雪落原,对你说的话。”
  
  我一下子又慌了。
  
  “你不要罚彭尖…他为你好…”
  
  “我没罚他。”
  “我生气的原因是,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说过,这世上没有我方应看做不成的事。”
  
  “我方应看权利财宝什么没有?美中不足的,就是少了个你。”

  我不服气,撅了嘴巴气呼呼反驳他道。
  “美中不足,那岂不是没有我你也照样美滋滋…难不成本姑娘有趣的灵魂只是给你增添点乐趣!”
  他也不气,朗声笑笑。…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呀,一下子教我着了魔,怔怔的看了他许久。
  
  “那我这样说,如果某一天,我目前所拥有的东西全都没有了。可是你在,我就一定能重建青山。”

  “你不会成为我的软肋,你是我,对这个世界唯一的依靠。”

评论(6)

热度(188)